影评 | 《头号玩家》:致年青人的时代礼物
{{readCount}} {{postCommentCount}} {{postLikeCount}}
斯皮尔伯格始终是站在青少年一方的,对未来青年仍是满怀希望和信心,透过故事交给他们承传先人意志,新旧共存。

屹立好莱坞数十载的大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(Steven Spielberg),近期作品均体察世情,具有回应时代局势的精神意义,他老人家大概对现代的人文世态有所感慨。

《间谍之桥》(Bridge of Spies)借冷战时期的故事说「站立的人」,君子应有的处事态度,是不卑不亢。《华盛顿邮报》(The Post)借七十年代初的报社传媒故事,重申新闻自由的重要,是对特朗普上任时代的响应之余,也向经典政治惊栗片《总统班底》(All the President’s Men)致敬。新作《头号玩家》不用过去审视现代,反而借未来世界承传昔日经典精神,游戏人间背后,蕴含对(已成不朽经典)文化的尊重和让它「重生」的主题意味,意义绝对深长。

骤眼看《头号玩家》,又绿洲又虚拟现实又未来世界,听起来好像很科幻很新潮,实情是一部非常老派的青少年历险故事。故事一开始已经明确地建立了传统剧本典型元素——麦高芬(在这部电影就是「彩蛋」),给电影全体角色一个目标去追寻:在绿洲的游戏世界,人人为了争夺彩蛋从而获得游戏设计师的丰厚遗产,纷纷闯关冒险。故事分设三个游戏关卡,整个剧本写法相当遵从三幕剧传统,如此明显的古典叙事,可见电影着实用新颖外壳,包装一股浓厚的八九十年代怀旧风。

电影未正式上映,已有不少文章和影片纷纷从预告片抽看里面的「彩蛋」,即是片中向电玩游戏、电影人物、道具致敬而安排的小趣味。现在观众经常为发掘这些彩蛋而兴奋狂喜,跟故事一众游戏玩家追寻彩蛋的剧情相映成趣,可说是编导巧手安排的对照,我们不也是其中一个玩家?

为什么斯皮尔伯格特意要把高达、大铁人、阿基拉、街头霸王、守望先锋等著名角色放在电影里?要知道每个人物也有版权,哪怕只是在片中昙花一现,所费金钱绝不惹少,这些是远超漫威让其他英雄人物客串过场,或是藉对白交代的彩蛋设计,不可能是贪图过瘾制造惊喜。原因莫过于这是一部要传承经典的电影,它的对象是这一代的小朋友、青少年,他们总爱打机的快感,斯皮尔伯格便把自己那代的经典动漫、电玩、电影,投放在作品中,让《异形》(Alien)的 Chestburster 吓唬小孩、高达用激光剑抵抗敌人、金刚阻拦人类闯关、阿基拉的招牌摩托车突围而出,通通或教年轻观众惊呆,原来「那些年」有过如此酷的文化产品,斯皮尔伯格正是藉这部当代电影,把将近消失、被舍弃的经典好好流传,显然有一种传诵文化的作者意识,意义重大且用心良苦。同时成年观众也可趁机怀念一番。

导演斯皮尔伯格虽然年纪老迈,但他没有(亦绝对不会)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对年青人说教不要错失现实世界的美好,「倚老卖老」类似的意识形态。斯皮尔伯格始终是站在青少年一方的,对未来青年仍是满怀希望和信心,透过故事交给他们承传先人意志,新旧共存,就像是《守望先锋》的 Tracer 可以与春丽一起连手对抗敌人,是没有抵触的。

作者:談晉霖

「 {{reward.list.length}}人已赞赏 」
评论 ({{postCommentCount}})

{{authorInfo.description ? authorInfo.description : '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'}}

{{authorInfo.nickname}} 的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